专访

with No Comments

受访者:傅大卫(英国牧师)

采访者:黄孟礼(本报总编辑)

香港新移民导致英国华卫人数爆增

傅大卫吁为回复卫斯理传福音热情代祷

自新冠疫情在英国爆发以来,直到2021年三月才开放。开放之后,各地华人教会都陆续有香港新移民(且都带有一、两名孩子)参加崇拜,这些移民分别来自香港各宗派;循道卫理宗属下的华人教会人数也因而增加不少,无论是参加崇拜或接受洗礼的人数都有显著的增加。

透过书面访问英国循道卫理华人教会的傅大卫牧师时,傅牧师表示每年的6至8月是移民的高峰期(因为英国是在9月开学)。一般上,父母抱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愿,都希望能把孩子送入最好的学校,因此英国凡有好的中、小学的地区,移民都不断地涌入。如果有一些学校出现人满不再收生的情况,父母就须把孩子送到较远的学校。故此,有较好学校的地区移民就愈多,这些地区的地方教会也因此“受惠”。

自马来西亚到英国牧养教会已31年的傅牧师指称,当时的英国只有1间华人循道中心,人数不多;他到英国后搬迁至伦敦的国王十字区(Kings Cross)。蒙上帝的祝福,人数渐渐增长,才成为循道卫理教会。此后继续拓展神国事工,其他城市也开始有卫理华人教会,发展至今已有13间卫理华人教会。目前这些教会中,最多新移民的是:纽卡素(Newcastle)、伯明翰(Birmingham)、乐福堡(Loughborough,教会名为“乐福堡堂”)、埃普索姆(Epsom,教会名为“励德堂”)、诺域治(Norwich,教会名为“诺域治堂”)、沃金(Woking,教会名为“和景堂”),另外是伦敦的国王十字区(Kings Cross)。傅牧师称,新移民的总数未能有结论,因新移民仍陆续到来。其现居住的沃金(Woking)至少新来了40多个家庭,聚会人数也由原有的30多人增至140-160人之间;而埃普索姆(Epsom)的华人教会出现不少新移民。

需避免谈论政治取向或立场

傅牧师坦言,人数增加,也出现一些问题:

1.因信徒来自不同宗派,所以崇拜必须作出调整。

2.他们都是以英国国民(海外,简称“BNO”)签证的身分申请移居英国,必须要留英五年再加一年,才能拿到英国的永居身分。在这六年内,这些移民无法享受英国的任何福利,即使是医疗,也必须先缴交一大笔的费用。

3.找工作不容易。这些新移民多是学有专长的专业人士,但在英国要找与原专业相关的工作机会并不多;不过,如果肯放下身段,不计工作的贵贱,事实上找工作并不难。有好多在他所属教会崇拜的新移民都已找到工作。

4.有不少香港不同宗派的牧者移民到英国。在我所牧养的沃金(Woking)教会,就来了两位传道人(一位是循道卫理会,另一位是浸信会);感恩的是,他们很快就投入教会的事奉行列。

5.当然最敏感的问题还是政治的取向与立场,所以交谈时必须非常小心,绝不能涉及任何有关政治立场或取向的问题。

对于大量新移民移入英国,傅牧师的个人感受是:“这些新移民是上帝给我们事奉的机会,服事他们是最大的恩典。上帝将这一大群人放在教会,就看我们可以为这些‘骨肉之亲’付出什么,摆上什么。这是上帝赐的机会,我们必须抓住,不负主恩。”

傅牧师也呼吁卫理信徒为他们代祷:祈求上帝使所有来到英国的弟兄姊妹都能摒弃宗派观,以基督的心为人,以上帝的事为念,同心事奉,建立上帝的国度,使更多人蒙恩。他也祈盼这些新移民能激起已趋于末落的英国循道会重燃传福音的热诚,回复18 世纪时卫斯理约翰那股传福音的热情。

工人不够,青黄不接

问及傅牧师有关同性恋课题是否对华人教会造成影响,他表示目前应该还不会,但不能担保将来会如何,只有全心交托和仰望上帝的怜悯。早前,英国总议会通过同性恋提案时,特别允准:教会牧者或执事会可拒绝不为任何同性恋者举行婚礼或使用教会。而其中,13间华人循道卫理教会已向英国总议会提呈“坚决反对备忘录”以为表态,持反对立场并坚决不主持任何同性婚礼或祷告仪式。

“华人教会是否面对传道人青黄不接的现象?”,傅牧师称教会青黄不接现象十分明显,他自身已83 岁了,仍“老牛拉车”——继续牧养,就是因为工人不够。教会还面临语言的问题,比如香港新移民,他们使用的崇拜方言最主要还是粤话,而在当地出生的第二代华人基本上都说英语。

再加上,由于英国循道会强调要用当地训练的传道人,因此华人教会很难聘请外国的传道人。即使香港牧者要在当地事奉,也必须修读一些课程(特别是“本处传道”的课程),其中当然包括法规。若是通过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循道卫理年会差来的牧者(如许广铮牧师、阮文顺牧师)就不需要了,他们只要转会加进英国总议会,就能成为英循道会年会的会员。

中为傅大卫牧师,右为本会差派至Epsom牧会的阮文順牧师,左为本报总编辑黄孟礼弟兄
英国和景堂
Epsom华人卫理教会为新移民行洗礼时影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