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韩国牧师融入伊班一族 吁请华人教会加强 原住民的工作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申正采(韩国牧师)
整理:卢韵琴

一次的短宣体验让他从此爱上马来西亚的原住民,在马来西亚24年的时间里,他与原住民同住同吃,已然“融入"与 “归化”成为原住民了,申正采牧师笑称自己“是”砂州原住民。走在路上,一般人绝对看不出他是本地的原住民群体中的一位还是韓囯人呢!
现年55岁的申正采牧师是诗巫丰收中心的负责人,也是韩国卫理公会与砂伊班教会伙伴计划的负责牧师。他从小生长在韩国西南端的一个叫海南郡(Haenam)的农村地区,后来升上中学时才到首尔求学。高中三时,他确认了自己的信仰,并在上大学时选择了卫理神学院(Methodist Theology Seminary)的宗教与哲学系,随后又进一步地拿到了神学硕士。

有家乡感的砂州乡区
就在修神学硕士的课程期间,在神学院的安排下,他参加该院安排的到砂拉越美里进行了一个为期两个星期的短宣,经历了砂州原住民的服事,让他从此爱上了原住民。“那时我们一行30人,乘坐了12小时的长舟才到美里的巴南河上游Long Lama地区这个地方的宁静与美好,就如同我的家乡一样,让我有回家的感觉。”当下的他就决定,一定要为这些纯朴又可爱的原住民做一些事。
1989年,他与一位中学老师结婚了;1992年,他拿到神学硕士学位;1993年至1995年,他与妻子在邻近首尔的地方建立了一间教会;1996年3月,他来到了吉隆坡。“之前所建立的教会交由其他牧者牧养,我就专心马来西亚原往民的服事。”
来到马来西亚后,他先是一边在马来亚大学学习马来语,一边在教会帮忙,周末时间就在原住民中间服事;2004年他到北京经济大学学汉语,半年后因为非典(SARS)而提早离开北京,就来到了砂拉越。
在砂拉越,他先是在鲁勃安都的伊班人中间服事,后来又转到木中、乌鲁拉也(Ulu Laya)、立东、加拿逸、实达坂、实兰沟、乌鲁达岛等地区。
目前,他所建立的丰收中心负责的长屋共有93座,另有16座则是与砂华人年议会伙伴计划下配搭的长屋。
对于原住民福音事工,他为自己设下了3个目标,即是传福音、门徒栽培和传承下一代,而他也正是这么做的,传承下一代的最基本就是从学校年轻一代开始。
“砂州是个宗教自由、种族和谐的地方,当我要进入学校前,通常会先向学校申请,如果学校需要教育局的批准,我就向当局申请,获批之后就可以正式进入学校。”
现在他已经先后进入14间学校,协助宗教课程与品格训練,均是一些乡区学校,包括了鲁勃安都5间、巴旺阿山4间、Sg.Kemena、Sg. Bawang、Bakam、Sg. Puloh和达岛各有1间。
“一般学校都很欢迎他们前来协助学生。其实非基督徒的校长反而比基督徒校长更为开放,因为他们普遍都觉得‘有信仰的孩子’比较听话。”
在这些学校中,大多数都是每个星期一次的聚会,这样才能够让学生们的身心灵都得到栽培。
“每次聚会的时间约有1个小时到1个半小时,先是破冰游戏,然后就是看电影等活动和敬拜。在聚会中,我们可以用圣经内容带领活动,同时,也为该校师长们做祝福祷告。”
15年的时间在伊班人中间,与他们同进同出、同吃同住,不但让他的伊班语进步神速,也让他笑称自己都快“变”成伊班人了。

需属灵领袖陪伴
正是因为他对伊班人的了解,他观察到,一般的信徒都有一个毛病,就是他们对自我的要求并不高,所以外人也无需对他们有过高的期望。对他们来说,能够长期与他们同在的属灵领袖比拥有完整神学知识的牧者,更加容易训练他们,因此,他已经训练了100多位长屋的属灵领袖;长屋伊班信徒也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神学知识,他们只需要一个最基础的圣经知识,而且要不断地重复又重复。
“他们的热情是我们所不能比的,同时他们的幸福感也远比我们高,他们很容易就会满足,最喜欢的就是有牧师为他们祷告,我就曾经为农产品的价格做过祷告。”
信仰与烟酒取捨
申牧师说,伊班人喜欢祷告和聚会,却也喜欢喝酒和抽烟,对于这一点,他就会用讲解的方式劝导他们,而不是斥责的方式。“我会跟他们说,你抽一包香烟花的钱是多少?而你少抽多少烟,省下的钱到一个数字,就可以买一辆车子,还有就是少抽烟就可以长寿等等。”
他笑说,劝导伊班人不能用禁止的方式,而是要让他们有节制、负责地减少喝酒与抽烟。久而久之,他们就会慢慢地不喝不抽了。
另一方面,他也认为伊班信徒普遍上对外族牧者与本族牧者的态度,有着极大的不同,他们比较看重外族牧者,像他是来自韩国的牧者,在伊班人中间的可谓是地位甚高。为此,他也希望,本地华人多多参与伊班福音事工,毕竟同是砂拉越人,文化差异也不会太多,比起他这个外国人来说,更加来得容易。
“砂华人年议会可以组织短宣队到伊班人的中间,只要会懂得马来语就可以先做最基本的沟通,像我也是从不会伊班语到学会伊班语。”
他强调,如今异端泛滥,但伊班教会仍不够儆醒,所以华人教会当要扮演警卫的角色,以便提醒他们。
与妻子育有一子一女的他,妻子因为子女的教育问题而留在韩国。当问及他这么多年来离乡背井,是否曾经觉得累时,他笑说,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一种甘心乐意的选择。
“我已经55岁了,如果按照韩国卫理公会的退休年龄70岁来算,我还有15年的时间,但万事还是要看上帝的旨意,所以我正在积极地培养接班人。”目前,诗巫丰收中心有3名原住民传道担任助手,但他还需要培养更多的人,因为庄稼都熟了,需要工人收割。
15年来,他也接受了许多本地弟兄姐妹的帮助,让他的原住民服事的工作顺利地进行,并由衷感激那些愿意为原住民付出的弟兄姐妹们。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