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到张家口与“基督将军”会面 踩踏蒙古基督徒的脚印

with No Comments

文/黄敬胜丶陈心妮丶林礼长丶周道献丶江新福丶陈立兴丶廖南星丶刘长举丶魏顺珠丶黄孟礼综合报导

2018年5月12日清晨二点多,砂拉越卫理公会华人年会历史文献部一行17人,飞抵中囯首都北京。第二天出发经河北省的鸡鸣驿站后,将近黄昏才抵达宣化基督教堂,与该堂会的长老进行交流会,随后再远观清远楼,就下榻于张家口市的酒店。
5月13日上午前往明德北福音堂参加主日崇拜,当天的讲员是赵合军牧师,他以诗篇三十五篇作为讲道的中心。赵牧师指出诗篇三十五篇的作者是大卫,内容是有关无助之人的祷告。他将讲章分为三部分,并逐一分析讲解。第一部分是1-10节,面对周围复杂环境和敌人时,作者向上帝发声;第二部分是11-18节,讲述作者身边的人陷害他;第三部分是19-28节,包括了五个“求”和四个“愿”,以“愿上帝公义得到彰显”作为总结。赵牧师也提醒信徒,我们是“基督教”,不是“嫉妒教”,在生活中应该用爱来对人,学习大卫面对问题时,来到上帝面前祷告。
崇拜结束后,与教会举行座谈交流会,出席者有张家口基督教两会主席姚志一牧师,副主席赵合军牧师,还有姚牧的大姐姚志光传道,四姑姚佩贞会母以及五姑姚兀贞会母。她们都是张家口早期的卫理公会的牧师,姚树德牧师的后代。
首先,本部副主席黄孟礼分享美普会(卫理公会的一支派)在张家口的渊源与发展,并赠予《踏上了祂的足迹》一书,有关循道卫理宗华人教会在亚洲发展的情况。
交流会上,姚佩贞会母表示,她今年83岁,家中有10个兄弟姐妹,她排行第9。她的大哥姚沛也是牧师,在文革期间被红卫兵驱逐,搬到两间小平房。虽然当时停止聚会,但是在家暗地里举行祷告会。
两会主席姚志一牧师也分享张家口近期的教会情况。姚牧师是1951年出生,从小在东关街的教会长大,当时解放后有200多位信徒聚会。早期张家口的教派众多,美普会是最大的教派,直至1958年各教派需合一,所以当时的七个教派都合并在一起。
1966年文化大革命,全国教会停止聚会,直至1979年才恢复聚会。姚牧师的父亲,即姚沛牧师就推着自行车,逐户拜访找回20多位的老信徒,其中包括过去的传道人和家属。
姚志一牧师回忆当年第一次重新聚会的情况,那是在圣诞节的夜晚。聚会前,因为没有赞美诗,也没有圣经,只能用口传,就有信徒用毛笔在墙上写下赞美诗的歌词,让会众都可以开口唱。姚志一牧师就是当时的司琴。直至1983-1984年,两会的赞美诗才出版。
1983年8月15日,经过多年的周旋,终于把最初的东关街教会拿回来。姚沛牧师完成了他在地上的工作,在9月8日回天家。2015年在现址盖新教堂。
姚志一牧师表示,张家口明德北福音堂会友3000人,有3位牧师,10多位传道员。张家口地广人稀,礼拜堂却有33座,还有10多个待审批成为三自教会的家庭点。目前整个张家口的会友介于2万至3万之间,传道员63位。每月第一周圣餐和圣诞节,教堂就会出现坐不下的情况。座谈会结束后,姚牧师代表张家口两会赠送精美的圣经故事剪纸图册给每一位团员。
在交流过程中,看到中国老信徒对信仰的坚持,也看到教会历史中的矛盾吊诡现象:枪炮和福音,守住传统文化和接受外来信仰,动荡时局和韬光养晦,这一切都显示中国信徒的爱和忧。
午间,张家口教会设宴招待,该市宗教局李春江局长也出席,他为人风趣健谈,对宗教的发展采取开明包容的政策,并分享张家口的人文及美食等种种见闻,让人大长知识。
接着,赵牧师带领大家参观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纪念馆。察哈尔(旧省名)民众抗日同盟军,又称察绥抗日同盟军。
在馆内最吸睛的可能就是出生于张家口,外号“基督将军"冯玉祥的威武的相片,他曾曾在清军当兵,后升至军官,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1933年在张家口任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总司令。
冯玉祥年轻时,曾患溃疡而受其折磨,两位中医告诉他是“不良生活所致”,想收他的医疗费。这位年轻军官很清楚自己的品行,拒绝了中医的治疗,转而去北京教会医院求医并痊愈。为他治疗的基督教医生说的一番话,令他终生难忘:“你不必付钱。我只要你记住,是上帝爱你,派我来为你治病的。”后来,他满怀热情反对鸦片丶嫖娼丶酗酒丶吸烟。与此同时,他开始学习写作,还自己编写军歌,题为《士兵之精神》。
于1917年圣诞节,北京崇文门教堂(前卫理公会亚斯理教堂)的刘廷芳教区长为冯玉祥按手施洗。他又让自己的500名手下全部皈依基督教。1915年,他成为少将,在四川省主持了一次祈雨仪式,背诵《圣经》中以利亚先知为加尔默罗山祈雨而做的祈祷。1923年冯玉祥妻子病故,经人介绍认识了北京基督女青年会总干事李德全并同样在该堂举行了婚礼。
1928年7月2日,美囯《时代》杂志以冯玉祥为封面人物,照片下面的说明:“中国的基督教战士,……变乌合之众为规矩之军。”这里是用“基督教战士”的称谓,而对更多的外国人来说,更喜欢称冯玉祥为“基督将军”。
来到张家口,就一定要来张家口的地标:大境门。张家口约470万人口的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屏翰神京”的军事重镇,是兵家必争之地,俗称京都的“北大门”。大境门是历史上这一带是兵家的必争之地,是扼守京都的北大门,连接边塞与内地的交通要道。大境门与山海关丶嘉峪关丶居庸关并称为长城四大关口,并是四大关口中唯一以“门”命名的关口。大境门始建于清朝顺治元年,即公元1644年。门楣处有察哈尔都统高维岳在1927年手书的“大好河山”四个大字。张家口市是现行长城占地最多的地区,素有“长城博物馆”的美称,大家不忘在气势磅礴的大境门前留影。
接着前往张家口市内卫理公会旧址及西豁子小学参观。由于城市发展规划的需要,旧堂被拆迁,留下一些断垣残壁。两会的办公楼就在旧址附近,设有培训场地,还有让学员住宿的地方,而且每年参与培训的学员不少。中国信徒非常追求真理,渴望被栽培。由于中国各地教会的牧职人员还是短缺,所以教会都得靠着大批的志工(教师)来推动圣工。
5月14日在赵合军牧师夫妇带我们前往泥河湾遗址丶阳原县化稍营镇及开阳村。泥河湾,张家口市的南方约92公里,化稍营镇泥河湾村境内,位于桑干河上游的阳原盆地。距今约177万年前,远古的人类就活动在这片土地上。被誉为远古人类故乡的泥河湾博物馆大厅上的横幅写着:泥河湾精神——自强不息丶战胜困难丶创新拼博丶持续进步。这正标志着考古学艰难步划——探寻丶破解丶推论才能完成的壮举。
泥河湾被誉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乃因当年1921年在尼河湾天主教堂任职的神父文森特的一批古生物化石采集而引发。1924年9月,法国古生物学家德日进(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 1881-1955年, 天主教耶稣会神父)和桑志华(Emile Licent, 1876-1952)在考察内蒙古萨拉乌苏的返回途中来到张家口,会同美囯地质学家巴尔博(Barbeow)在泥河湾进行了短暂的地质考察而发现的。
在此趟的考察旅途中看到中国大陆到处竖立的排板“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帖”,当中的“特色”二字摄住人的思筹,心想中国今天的强大应该是举国上下同心齐举各领域特色而得。但愿今时今日卫理公会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属下各堂会丶牧者和会友们能同心关注丶高举各地各堂会的“特色”伟绩记录而成就明日的历史,那后辈就不用探寻丶破解丶推论作考古了。
在化稍营镇等,看到教会信徒的热心和信心,求主复兴中国教会的质和量。参观了名胜古迹如开阳堡,泥河湾等;特别是开阳堡,按风水学来说:此地形是灵龟探水,为绝佳好风水。但历史千百年,何竟如此荒凉?可见风水之说,不过附会穿凿。
5月15日前往承德,经过沽源县南沟村梳妆楼,是一处元代蒙古贵族墓,墓中发现及考古发掘元代蒙古人的墓葬习俗礼制,宗教信仰等有极大的帮助,蒙古帝王曾经信奉基督教。
夜宿承德。隔日,参覌承德避暑山庄,古代明清时代帝王之避署胜地,占地千余亩,清朝有二位皇帝驾崩于此。皇家园林,果然不同凡响,气派磅礴,王气十足,湖光山色,交相辉映,一山一水,绿意盎然,游车环山丶古树参天,古寺皇庙,气派非凡,途中景色,尽收眼帘。没想到,朝代交替,昔日帝王私家别墅竟然成为今日旅客游览胜地,且为承德人的后花园,更为承德后代子孙日进万斗的生活经济效应,谢主宏恩。
中午一行人出发到秦皇岛,抵达秦皇岛的教会已是黄昏时分,感谢该教会的牧师长老预备晚餐,热心款待。之后就驱车前往参观北戴河教堂。
因为有秦始皇来巡至此,又派人去东海,所以被称为秦皇岛市,而秦皇岛又因有北戴河,每年7-8月的暑期是过去外囯人及宣教士们的避暑地方。
从文献中得知在1846年,美国美以美会将福音带入河北省秦皇岛市。1982年在民族路文明里恢复宗教活动。四河改造后,于1987年在海港区文明里一段十号(红桥市场附近)设立中心堂(福音堂),开展宗教活动。
教会开始是在李友冬老牧师的家里聚会,之后人数多了,政府就给他们两间房提供聚会场所。一直到1987年人数倍增,政府也提供更多的房子让他们聚会。到了2008年在老堂的聚会地址已承不下人,就在马路上聚会。这都成了秦皇岛的一个景了,因此国家就找一个地方(现址)为教会建堂。
这座新的福音堂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建立起来。2008年北京奥运,张和牧师作为秦皇岛市奥运火炬手之一,不仅是秦皇岛市基督教的光荣,也是中国基督教的光荣。
目前秦皇岛福音堂有主理张和牧师及师母田爱平教师丶刘贺牧师丶陈玉华牧师及长老等。崇拜人数有2千人。秦皇岛教会在张和牧师的带领下已有21个事工部,无论在教会建设丶信徒牧养丶档案资料丶制度管理丶对外宣传丶青年事工丶对外接待丶婚姻辅导丶基层联络丶音像制品丶社会慈善等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成绩。
张师母提及该堂十多年来弟兄姐妹在教堂守望台上24小时轮流守望祷告(分弟兄姐妹组),因着他们坚持不断以守望祷告来托住教会发展诸多圣工和堵住教会的破口,使教会才有今日的成就。(目前崇拜人数约二千,教会各肢体事工继续扩展。)
17日参观与大海握手的老龙头,天下第一关山海关,还参观卫理公会的老教堂——福音堂。之后回到秦皇岛教堂享受牧师为我们预备的海鲜大餐,怀着饱足和感恩的心情又开始另一段长途跋涉——前往北京,住在胡同里的四合院。
北京,作为一国之都,作为汉满蒙回文化汇集之地,不是一天一夜就可以体会其中的内涵和形式,就这样匆匆一瞥,在惊艳之中萧然离开。
中国地理之广大,文化信仰之恢宏,人文社会之繁杂,不是吾等小国人民所能了解。如果“治国如烹小鲜”,福音的宣扬在某个形式上也必须是无为而顺其自然。

1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