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人看书吗? pg.3

with No Comments

还有人看书吗?

抓鼠有感
文/黄孟礼

还有人看书吗?有啊!愈来愈多的人,无论在哪,都人手一机,埋头苦“读”(滑)!

董桥曾说过“读书”义含任务,“看书”则指消遗、潇洒;不管是读书或看书,都算是阅读了。每个滑手机者一天可以浏览(阅读)许多信息、资料,但真正能深入仔细阅读的文字可能不多,毕竟这与有系统及深度的阅读,还是有差別。

近年来,尤其疫情期间,很多人的阅读习惯已悄悄地成了刷手机,有什么查询,就到“谷歌”去找,不再翻查书本;甚至许多人都患了网癮,从早“滑”到晚,几乎无机不。据调查,每天大马人花在手机时间约3 小时,占据了生活上大部分的闲暇时间;咖啡店、红绿灯前、等候位子上,人人都在滑手机,甚至有的人在走路也边走边滑,已经到了“如果沒有你,日子怎么过”的地步了!这情況或也是造成书局及实体的书刊,包括报纸杂志面对销量严重下滑的原因之一。

当然这种花时间滑手机,“阅读”天下各种资讯,有人认为是阅读模式的转变;然而,说到底多少人真的是在阅读电子书呢?虽然网络阅读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不过,也有专家认为手机或网上的学习与实体仍是有差距。

若干年前,世界循道卫理宗信徒有近一千万人,所有的卫理信徒对于会祖约翰卫斯理这位文字工作者应该加以学习。卫斯理要求同工(牧者)每天读书5 小时,而他自己一生写书391 种(原著233 种),包括英国史丶罗马史丶伦理学等,且曾编订希伯来丶希腊及德法等字典及一本《基本的医疗》(Primitive Physics,介绍725种药方)。

1778 年,他创办Arminian Magazine(《阿美尼亚杂志》,卫理运动机关报),内容包含教义、灵性、见证、诗词等文章。他认为卫理信徒应多阅读,如此信仰得以传扬下去。身为卫理宗后裔,虽然无法全部做到,不过,我们仍然可以仿傚,因沒有阅读就会出现传承的问题(难怪咱们一代不如一代了?)!

1995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定4 月23 日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World Book and Copyright Day),也译“世界阅读日”、“世界书香日”。4 月23 日也是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塞万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两位大文学家辞世的日子。“世界书香日”,让咱们一同看书吧!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