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鼠有感:学祷告的菜鸟

with No Comments

文/翁震凌

我常觉得在祷告方面,自己就像是个“菜鸟”(初学者)。
第一次踏入教会,约是小学三四年级时。那时候其实对祷告的真实意义似懂非懂,只知道主日学老师说:要每天向上帝祷告。除了主祷文之外,我还特意为自己“写”了一篇祷文,把要祷告的事项都列进去,然后每天照稿念,只字不改地“祷告”(背颂)。祷告内容其实已不太记得,但印象中这样日日重覆同样的祷告,似乎有两三年之久。千篇一律,是标准的有口无心。
后来年纪渐长,在教会日子也久了,才渐渐明白原来祷告是和我们的天父上帝说话。不过那时,对于上帝的印象是个随时准备揪住我的小辫子,然后“审判”我的严厉法官,所以祷告时恐惧大于亲近,就想着快快说完,快快离开(不祷告又不行,因为怕被惩罚)。
在很多年之后,才渐渐体悟,原来上帝是可以亲近的阿爸父,祷告更是向祂“倾心吐意”的美好时刻;所以除了认罪、代求之外,也会把自己的需要、心情、苦水,各种喜怒哀乐絮絮叨叨地吐完。

多祷告,多有能力

但即使不是一天、两天学祷告,我还是常觉得自己不会祷告,更是祷告不够。
在公开场合祷告,我很容易头脑一片空白,原本有很多话想说,结果一开口却都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常只能寥寥数句就结束。
我希望自己能更多操练随时随地多方祷告,但似乎还是没能如此“运用自如”地走到哪儿就祷告,做任何事也在祷告。
我希望,祷告时不只是一味地说个不停,而能够更有耐性地静默等候--等候上帝对我说话或圣灵的启示与感动。
我更希望自己的读经与祷告生活的比重是相等的,因为常常查经可以花上半个小时,但祷告却“撑”不过十分钟。
基督徒其实都明白:多祷告,多有能力;少祷告,少有能力;不祷告,没有能力。但实际操练起来时,祷告却常会被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各样事物“挤出”我们的行事历。
吾会这些年来越发看重祷告,也鼓励弟兄姐妹能够多多操练祷告,正如四年一次的全国卫理祷告大会,此届有近4千名代祷勇士齐聚诗巫,一起学习常常祷告。无论您有否参加此届祷告大会,我们都可以为大会的需要来代祷,愿上帝的灵运行在其中,更新复兴吾会信徒!

15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