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李国嘉借公共艺术传福音 连番打击欲轻生 上帝光照赐异象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
受访:李国嘉(台湾公共艺术家)
记录:卢韵琴

曾经为了家庭放弃艺术,投入商海赚钱养家,多年后重拾艺术,天生的艺术家李国嘉用恩赐在公共艺术界为主发光发热。
从小就对艺术敏感,无论是绘画、手工、雕塑、制陶、室内设计、平面设计、家具设计、珠宝设计,甚至是魔术表演都是信手拈来,一学就会,而且还达到可以上台表演的级别。“可能我是一个想做什么,就要做到极致的人,所以我既然要学魔术,就要做好它,不可以马马虎虎的。”
然而,她却没有拥有一张美术文凭,大学修读的又是理工科,经营的却是电脑公司;如今的她是台湾知名的公共艺术家,作品遍布台湾各大小城市。

心想自己死定了
出生在台湾,童年时期在金瓜石度过,毕业于静宜文理学院化学系,与美国籍丈夫结婚后就到美国定居。后因丈夫生病无法再继续工作,她一人担起了家中的生计,独立经营电脑公司,施行了“女主外,男主内”的家庭模式。
奋斗了数年之后,她成功地累积了巨大的财富,甚至坐拥一座占地两百二十英亩的大农庄。终于在某天,她的会计师告诉她,当时她所拥有的财富已经可以让她和家人舒舒服服地过上三辈子,她决定从那天起,改变自己的生活。“然后,我就把公司卖了,在家里弄了一个工作室,做我喜欢做的事。”
然而,事与愿违,她连续了经历4次匪夷所思的车祸,还生了一场大病,让她回到台湾,也回到了上帝的怀抱中。
“虽然我是基督徒,但因为爱情、家庭与工作的关系,我已经远离了上帝。可是,在4次的车祸中,上帝救了我4次,让我毫发无伤;然后又在一次的大病中,让我痊愈,上帝真是太爱我了。”
其实当年,她原有一位谈及婚嫁的男友,但在婚礼前男友被查出癌症末期,给她的打击很大。为了照顾男友,她不顾家人的反对而离家出走,最终,男友还是撒人手寰。后来,她嫁给了苦苦追求她的美国商人柯林斯,婚后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定居。
“我躲过了4次的车祸,但又生了一场大病。那是一场无法找出病因的大病,我在医院住了1个星期,医生找不到病因。但我的肝失去了功能,消化系统、五脏六腑都坏了,医生都束手无策了。”
那时的她心想自己死定了,但她不想死在美国,就央求丈夫让她回台湾。在安排了之后,她撑着病体回到台湾。殊料,当她回到台湾后,她的病却一天天好起来,最后又在台湾出版了诗画集 《忆金瓜石》,并参与了一些公共艺术的创作,让她走入了公共艺术创作的领域。

如果还有明天
接下来,她展开了空中飞人的生活,台湾、美国两头飞,直到某一天她回到美国家中,发现自家的财产竟然不翼而飞了,仅剩自己在多年前亲手盖的房子。经过询问,这才知道丈夫早已染上赌瘾,天文数字的财产就这样没了。
后来,丈夫因病去世,她就想带着一双儿女回到台湾生活,但儿女都不愿意与她生活,她只能安排他们在美国寄宿;这也让她的心情大受打击,甚至一度想要一死了之。
“那一天,我都做好心理准备要死了,还买了一捆绳子。我在所租住的公寓浴室内准备时,门铃却一直响个不停,我都快被烦死了,只能去开门。一开门才发现,原来门外站了3位警察,他们跟我讲了一些话之后就离开了,但我就好像被打扰了一样,也不能继续了。”
然后,她就应朋友的邀请参加一个教会的聚会,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去,但在聚会中,她被“温暖”了。“还记得那天的聚会中,起初,我还对台上唱的《如果还有明天》嗤之以鼻,后来,我有个很奇怪的感觉。我感觉到有一道光照在我的身上,很舒服很温暖,然后我就听到一个声音跟我说话。”
那个声音告诉她,“我要用你,我要用特殊的方式用你……”,那道温暖的光更是温暖了她冰冷的身心;而她更知道,这是上帝在对她说话,让她感觉到上帝创造她是有目的的。这个认知让她满肚子的羞愧。于是,从那天起,她重整自己的生命,交出自己给上帝使用,并在公共艺术领域大放异彩,更借助公共艺术来传达福音。

在艺术嵌入福音信息
“其实公共艺术最为精要的地方,就是让看的人和做的人可以共同参与,而我的作品就是以互动性为创作方向的。”
1997年,她受邀回台湾担任公共艺术示范导师,并在1998-1999年间,创作了抚顺公园参与性公共艺术——《承诺》。“当时的社会世风日下,心人不古;于是,我就以‘承诺’为主题,创作了这个公共艺术,提醒大家要守承诺。”
除了《承诺》之外,她还规划设计了宇宙光青少年关怀中心开放空间创作公共艺术——《五饼二鱼》;其他作品还有台湾华信银行总行大楼十二层大楼高的墙面公共艺术《双鱼》、中原大学科学馆悬吊式转动公共艺术《偶遇》、南港高工参与性公共艺术《后浪、前浪》、南港高工图资大楼室内公共艺术《每天心中开出许多花》、 新竹市北区行政大楼公共艺术《触动心弦》等等。她甚至还有绘画作品、陶瓷作品、家具作品、珠宝设计、画集等艺术创作。
在她的作品中,都会嵌入了福音信息。如果是基督徒就可以从福音角度来解释,若是非基督徒,也可以从艺术角度理解,可说是一举两得。
如今的她,在公共艺术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她不满足于现状,表示自己接下来有意在文创领域大展拳脚。
感谢上帝的是,这些年来她与女儿的关系得到修复了。在2018年初时,女儿还邀请她去参加硕士毕业典礼,更形容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在往后的日子,她希望上帝能继续施恩典带领她一家三口,尤其是两个孩子的救恩,将是她目前最关心也最在乎的事!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