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俯拾:生命就是一步步的成长

with No Comments

文/黄保惠

从2014年12月6日开始说起吧!
那天,我跟着一群不相识的少年人乘着马航班机到西马展开一段不一样的生活;其实,我们是“荣幸”地被国家选为那一年的第一批国民服务生,而且还被选中要到在西马某一个军营里训练。
说真的,对我们这些离开砂拉越,要在异乡——马来半岛过上几个月的少年人来说,难免有些害怕,也有些兴奋,更有些紧张。但害怕归害怕,却不能逃避,毕竟18岁的我应该要学会直面困难,学会成长,学习一步步跟着主脚步,在祂的恩典里慢慢行走;因为我知道:“就是在那里,祢的手必引导我,祢的右手也必扶持我。”(诗篇第一百卅九10)。
到达军营登记后,我们被分到不同房间。一个睡房可容下30人,我的睡房里,只有6位华人、2位印度人,马来人则有22位。第二天早上,全营人都去领取衣服,那时我们都拿着一张领衣服的表格;在填表格时,我看见有一栏是“jawatan”,疑惑的我转头问了身后友族:“Eh,jawatan nak tulis apa?”他回答我说:“Mana aku tahu?kalau kau takut,cuba tulis tiada kerja!”我二话不说就照他所说的写下,结果换来的却是连续三天在储藏衣室里帮忙折衣服。原来,营里教官看见我在表格里的“jawatan”上写下“tiada kerja”,以为我向他们表达自己没安排到工作,所以就给了我折衣服的任务。那时,心里其实挺不高兴的,因为要从早上到下午都待在无风扇的储藏衣室里,连续三天不停工作。不过,我选择忍耐与坚持,并相信主有美好的安排。

困难接二连三来
但在不久后,困难就接二连三来了!
首先,营里一部分训练员们在吃早餐时不排队、早点时不排队、午餐时不排队、下午茶时不排队、晚餐时不排队、就连吃宵夜时也不排队。有的时候慢了一步,就会连吃的都没有,一天六餐,基本上大家都在插队;久了,连不插队的训练员都学会了插队(有时不只是在吃饭时插队,就连在清洗碗碟时都会插队)。
大概在第二星期时,就发生斗殴事件,而且还是在教官和众人在食堂集合时发生;虽然教官及时阻止,但随后的日子气氛开始有些紧张。果然没过多久,男生住区就发生了严重的殴打事件,导致一名受害者受伤,殴打主嫌则被赶出营去。我以为接下来的日子应该能平平安安度过了吧,但麻烦还是找上了门来。
在营里,每个睡房都会有2名负责收训练员衣服然后交给在外的洗衣人员;而我始终逃离不了和衣服纠葛的命运——成了收取睡房全部训练员的“收衣使者”。
最让我无奈的是,跟我一起收衣服的另一位同伴,是个三分钟热度的“小孩”。每次收衣服和分衣服时,他不是在睡午觉,就是与其他人在玩扑克牌。曾有同房的友族为我打抱不平,会代我责骂他,但他也只是随便作个样,一星期或许只帮我那么一次。好在跟我住同一间睡房的砂拉越朋友都一直在帮助我,虽曾抱怨过,但仍然心存感恩,因为上帝总是会开扇门给我。
每个星期的礼拜日,所有基督徒训练员(包括我)都会出外参与主日崇拜。当时我还满兴奋与期待,因为人生第一次在西马教堂参与崇拜,总有期待去见识一下新事物。我们参与崇拜的教堂是位于森美兰的文丁卫理教教堂,崇拜时华英语同步进行。教会会友也都十分和蔼可亲,有需要时,都会给予我们帮助;虽然有几次,他们因为有些训练员在崇拜时做“低头族”埋头苦干而对我们稍加劝诫。

奶奶的离世
12月19日那一天,刚好是领手机的日子,我一拿到手机就打电话给母亲,万万没想到,家人竟帮我向营会申请了圣诞假期回诗巫,为期5天4夜。我顿时高兴得向营里的朋友报告了一遍。话说回来,整个营里只有2个人能回诗巫,剩下的不是出营在西马过圣诞,就是待在营里过圣诞。所以,我心中除了感恩还是感恩,因为总算能休息一段时间。只是,19日那天,我就发烧感冒,身体非常不适又疲劳。
22日,还在生病的我独自一人乘坐亚航班机回来:“还是家乡好呢!”虽然身体不适,但心里弥漫着思念故土的思绪,好想回到家后就好好睡一觉。到机场时,我背着背包漫步走出抵达厅,望了望四周,好不容易看见熟悉的脸孔出现在面前,却看见哥哥、姐姐穿着黄色的T恤,妈妈穿着白衣,右衣袖上还挂了块褐色小布。
一开始,有点懵的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母亲对我说:“你奶奶去世了……三天前,就是你打电话回家的那一天……”我愣住地看着母亲,无法相信所听见的。回家途中,家人告诉我奶奶才刚下葬,她在去世时前两天,因病情恶化,送入医院接受治疗;但因年老,医生告诉父亲、伯父伯母们,奶奶撑不过两天。哥哥于是进到病房,问奶奶想不想家;没想到,原本无法说话,也听不见的奶奶却开口说了一句:“想……我想回家……”
最后,拜托医院将奶奶送回她老家。在救护车的载送下,奶奶回到她的旧房子,亲戚家人也都在那里。母亲告诉我,当他们将奶奶安放在床上后,紧随着一分钟里就闭上了眼,安详地离开了。听到这儿,我心里很感触。母亲说,他们为了不让我担心,便没让还在履行国民服务的我知道,奶奶已经离开我们。
第二天,我和家人亲戚一同前往奶奶的坟墓,看她最后一面。在清理奶奶坟前的垃圾后,大伯让我为大家做个平安祝福的祷告。我站在爷爷奶奶的坟前,我看了看天上的蓝天白云,再看了看照片中的爷爷奶奶,慢慢地开口:“亲爱的上帝,今天我们相聚在这里,心里仍然怀念着奶奶。对我们而言,死亡到底代表了什么?……我记得耶稣曾说过: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祂曾说过,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祂,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我或许无法理解死亡,也不曾体会过……但是我认为死亡就像一扇门,当那扇门关上了,另一扇门就会打开,而在那一扇门的后面,就会发现耶稣基督就在那等着我……愿这一切的荣耀,都归我在天上的父。阿们。”
那一天之后,我对身边的人更加地关心,也比谁都更珍惜;我告诉自己,他们就是我这一生想守护的人,一直到永远,都是!

哭过之后要成长
我又回到了西马,继续国民服务的日子,但相较之前,却觉得自己成长了许多。虽然在国民服务的那段日子里,确实让我经历一些心灵伤害,但上帝没离我而去,祂给我的试炼和恶魔对我的试探,我终究“熬过”了。
国民服务的最后一天,大家彼此道别,哭泣也彼此拥抱。我经历在主的恩典里,我们从起初一起走到最后,无论何种宗教、肤色或种族,我们仍然可以彼此相爱。耶稣在经上曾说过:“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十四34-35)。
生命,就是一步步的成长,并且学会如何面对困难。其实,成长过程中,哭过多少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哭过之后,我们是否成长了?!无论如何,有那么一份从天而来的爱——十架上的爱——在我们所行的路上,会源源不断给我们力量向前;也帮助我们,去爱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