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视牧师娘为荣耀的呼召 多服事不要有太大压力 砂拉越成为陈倩明第二故乡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陈倩明(池金代师母,牧师娘团契主席)
整理:卢韵琴

“牧师娘只是一个名称,跟医生太太或是律师太太没有两样,不需要过于玻璃心,也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 。而且这是上帝荣耀的呼召,因此,若是你的丈夫或未来另一半有意献身,就请高高兴兴地准备当牧师娘吧!”
此次的《总编面对面》访问了砂华人年议会会长池金代牧师的夫人,也就是人称“池师母”的陈倩明传道,让她来聊一聊关于牧师娘的故事。
“我很感恩教会中的弟兄姐妹们真的很照顾我,当我有语言不通或是有不明白的地方,都会解释给我听,真的是很感恩。”

砂拉越成为第二故乡
陈倩明传道出生在香港,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广东人,18岁的她在1979年前往美国读大学时与当时已经献身的池金代牧师相识、相恋。1984年他们在美国结婚,池牧师进入了神学院接受神学装备,就这样,她懵懵懂懂地成了一名牧师娘。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成为一位师母需要做些什么,因为在国外教会的师母就如同一般的会友,没有人会对牧师娘有特别的期许,与本地教会的牧师娘会被委以顾问、导师、司琴等服事岗位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1986年底,她随池牧师回到砂拉越教会服事。池牧师于1987年开始在诗巫新福源堂牧会,1990年起转至卫斯理堂牧会;1995年前往古晋三一堂牧会,2000年回到诗巫任职于卫理神学院,2017年起担任卫理公会砂华人年议会会长之职至今。而池师母也就随着池牧师在砂拉越生活了33年左右,砂拉越也早已成为了她的第二故乡。

语言不是问题
对于砂拉越卫理公会这个以福州人为主的教会,身为外国人的她初来时在语言上是否有不适应的地方呢?她坦承,在美国读大学之初,她只会粤语与英语,对华语完全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后来参加了当地的教会,才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学会听华语。
“那时我们的教会是一个由香港人与台湾人组成的,牧师讲道时都有粤语与华语的翻译,就这样,我学会了华语。于是,在我回到诗巫时,被委任为新福源堂少年团契的顾问,是没有语言隔阂的,只是一些词语方面的不同。再加上我有不明白的地方就主动发问,所以语言不是问题。新福源堂服事3年后,池牧师转至英语堂会——卫斯理堂与三一堂——牧会,语言就更不是问题了。”
她笑说,比较难学的反而是福州话,因为她并不是一直都在诗巫生活,而且她与牧师是以英语交流,少有机会用福州话。直至5年前的某一天,她才突然开窍地发现,自己竟然听懂了福州话,而且也会说一些了。

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拥有商业管理学士学位的她,在婚后也进入神学院接受装备,并获得了圣经硕士学位(Master of Arts in Biblical Studies ),更在2015年获得亚洲神学研究所教育博士学位。
那些年,当她回到砂拉越生活时,也积极地参与教会活动,在古晋时也在三一堂成年团契和主日学服事。同时,池牧师还安排她到当时的马当布道处讲道,让她的生活重心除了家庭之外,还有可以“透透气”的地方。
与池牧师育有两女一男的她认为,一位牧师娘最好不要总是闷在家里看孩子,应该多多在教会服事;这样不但可以让你在忙碌的生活中透一透气,也可以让会友多多认识你,互相熟悉,对身心灵的健康都很有帮助。“(牧师娘)要是压力和情绪无法得到适当的纾解,那很可能就只能发泄在丈夫身上,这样的话,不但对自己身心不好,亦对传道人有很大的影响。”
池师母也提及了当时三一堂的妈妈班,给了她莫大的帮助,让她与孩子一起成长,更进行家庭祭坛,与孩子有美好的关系。因着通过参加妈妈班,她与其他妈妈分享自己的经历,也从中得知其他妈妈们的辛苦与喜乐,彼此分享与学习。“当时的妈妈班不是听课与教导,而是以小组的方式进行,有时还会做些小手工,分享彼此的苦与乐。”
她也提醒师母们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以她自己为例,那时池牧师在古晋三一堂牧会,某一天,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要在崇拜结束时,在教堂门口向会友握手问安,于是她就要求自己这么做。然而,这一举动为她带来了莫大的压力,一个月4个星期天,她总要强迫自己至少3个星期天必须如此行,日子久了,差点儿让她情绪崩溃。
“其实那时并没有人要求我这么做,但我就是觉得自己应该如此做,不曾想却给了我自己超大的压力,后来当我想开了,我也就释怀了。”

高高兴兴地接受
池师母强调的是,身为牧师娘,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与丈夫同心同行,按着需要配合与扮演辅助的角色;就算是职业妇女的牧师娘也一样,大原则还是要与丈夫同心同行,不能令丈夫有所亏损,无论你的能力有多强,有多能干。
“我真的很佩服那些过去的牧师娘们,她们真的是默默地、完全地付出,甚至是逆来顺受的,她们真的是很伟大。”
对于未来有可能成为牧师娘或是有意要成为牧师娘的姐妹们,池师母提醒,能不能成为牧师娘是上帝的旨意,若是真的可以,就高高兴兴地接受,把“成为牧师娘”视为一种荣耀的呼召,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我觉得,当我们与上帝的关系亲近时,生命得到了成长,也就不会太在意他人的眼光;因我们当要讨的是上帝的喜悦,而不是人的喜悦。再加上教会的弟兄姐妹都很关心牧师娘,所以,当牧师娘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总游览人数: 48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