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姐妹祷告大会:上帝的秘密武器 首届超宗派姐妹祷告大会

with No Comments

文/履星、韵琴

在上帝的永恒计划中,并非单单使用男人,祂也使用女人。在圣经中,我们看到上帝不偏待人,祂也使用不同阶层的女性,包括外邦女子。在祂眼中,每个男人女人都是同样的珍贵,同样的宝贝。事实上,女人不仅像珍珠般珍贵,她们也是上帝的秘密武器!
这正是由“马来西亚祷告24-7”(24-7 Prayer Malaysia)与“合一祷告之砂拉越中区”(Prayer United Sarawak Central Zone)合办之第一届姐妹祷告大会的主题“上帝的秘密武器”,于3月22-23日假诗巫卫国礼堂举行,吸引了逾480名来自砂沙各宗派的姐姐妹妹们;其中包括来自80年代复兴之地峇卡卡拉兰高原(Ba’Kelalan)经历复兴之火的Pak Agong之妻——月亮姐妹(Ibu Bulan)。月亮姐正是名副其实的祷告女战士,因此,她说她要来祝福姐妹们成为上帝的秘密武器。因为现在正是兴起基督徒姐妹们的时候,并肯定她们在祷告运动中的角色,即上帝的秘密武器。
受邀的主要讲员有马来西亚祷告24-7的创办人陈耀芳姐妹(Chrisanne Chin)、砂华年会本处传道陈倩明、州议员YB郑爱鴒,以及PU和24-7祷告运动活跃份子——来自圣公会的南西古月(Nancy Kuyor)。

复兴运动背后的祷告女战士
22日晚上,陈耀芳姐妹首先带领姐妹们从圣经中和复兴运动中,看见姐妹们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在旧约圣经中,一个外邦妓女喇合因着对上帝的信心,不仅拯救了以色列探子,也促使以色列人事后赢得了耶利哥城,进而救了自己的家人——迦南人余民。其次,希伯来的两个收生婆施弗拉和普阿因为敬畏上帝,不畏惧人(埃及法老)的威吓,毅然存留男婴的性命,包括摩西的性命,以至这摩西以后可以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
到了新约,那些跟随和服事耶稣基督的姐妹们,有提名和无名的,都用自己的财物供给耶稣和门徒。
随着,陈氏带领姐妹们发现一些伟人背后有个更伟大的祷告的母亲。论到祷告的母亲,最叫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奥古斯丁(St Augustine of Hippo,354-430)的母亲莫尼卡(Monica)。若不是母亲锲而不舍地为着这浪子儿子劬劳祷告,教会史上就不会出现这位最伟大的拉丁教父(也是中世纪的第一位哲学家和神学家)。
其次是鲜为人知的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1834-1892)的母亲爱丽莎(Eliza Spurgeon)。爱丽莎有17个孩子,其中9位夭折。她教导孩子们上帝的话,她不仅是个祷告的母亲,更是个传福音的母亲。司布真17岁就开始布道,被称作“布道之子”和“布道王子”。
到了18世纪的复兴时期,女人继续发挥强大的属灵影响力。说到宣教之父和“24-7祷告”的创始人钦岑多夫伯爵(Nikolaus Ludwig von Zinzendorf,1700-1760),他的属灵影响来自其敬虔的祖母亨丽叶特(Henriette Catharina von Gersdorff)。小钦岑多夫才六个星期大就失去父亲,四岁时母亲再婚,抚养的担子遂由受过良好教育的祖母担当。祖母透过祷告和圣经的话塑造小钦岑多夫的品格和圣经知识。祖母本身也热衷支持宣教士和传教士,包括当时的敬虔运动,甚至创办了一所女子学校。她也提供庇护给那些在波希米亚(今捷克)遭宗教迫害的难民。这些属灵生命表现均熏陶着钦岑多夫,以至他后来为难民建立了一个新的家园,且与当地移民共同组织了一个新的宗教团体,即莫拉维亚教会的先驱——主护城(Herrnhut)。而此莫拉维亚弟兄会后来更深深地影响了卫斯理约翰。
另一边厢,十八世纪美国大觉醒运动之父约拿单●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1703-1758)的属灵影响来自两个女人,一是母亲以斯帖(Esther Stoddard),一是妻子莎拉(Sarah Pierrepont)。敬虔的母亲是牧师的女儿,拥有非比寻常的心理恩赐。妻子莎拉是个高材生,也是个祷告的女人,有“大觉醒运动之母”之称。爱德华滋这样表扬他的太太:她喜欢与上帝独处默想,她的思想出奇美善,她的情感单纯纯洁,她的行事为人充满正直正义,她平静安稳又喜乐洋溢。
说到卫斯理约翰(1703-1791),我们多也知道他有一个敬虔的母亲苏珊娜(Susanna Wesley),后人甚至称她为“卫理运动之母”。她在年少时就很有纪律,立誓花在休闲的时间绝不可多于花在读经祷告的时间。在养育十个孩子(生有19个孩子,仅10个存活)的忙碌节奏中,她坚持每天花两个小时亲近上帝,读上帝的话。在十个孩子躁动的屋子里,她如何找到一个独处的地方呢?这位创意十足的母亲就坐在她最喜欢的一张椅子上,掀起身上的围裙盖到头上,形成一个“会幕”的样子。孩子们一看到这状态,就知道母亲在亲近上帝了。
来到十九世纪的第三波大觉醒,关键人物慕迪(Dwight Lyman Moody,1837-1899)之所以超乎想象(没受高等教育或神学装备,没有电视和收音机的传播媒介,竟有一亿人听过他讲福音),乃因有三位对圣灵敏锐的基督徒姐妹(Sarah Anne Cooke和寡妇Hawhurst,及年轻的Marianne Adlard)忠心地为他祷告。后者即便身在医院,当得知慕迪来到她的教会讲道,竟然在午餐时间禁食为着慕迪当晚的信息祷告。上帝垂听这位患病的姐妹的祷告,大大使用慕迪接触了上万的民众,得救人数多多加给教会。这经验更使慕迪对神和布道事工的信心大大增长。
二十世纪初(1904-1905),英国威尔斯(Wales)迎接一场大复兴(Welsh Revival)。关键人物埃文(Evan Roberts)在12岁时就开始过着祷告的生活。26岁时,他念了两个月的神学,看到一个异象,约10万人归向基督,并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回到母堂去牧养年轻人。原来当时教会里的年轻人正心里火热,正是点燃威尔斯复兴的火种。
其中有一个姐妹,叫弗洛丽(Florrie Evans),于19岁时信主。当被挑战“耶稣基督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她回答:“我爱耶稣。”而她便是埃文带动的一个向威尔斯人传福音的队员之一。不仅如此,埃文的复兴团队队员皆由姐妹组成。
威尔斯大复兴带来浩大影响,尤其在社会层面,如:没有犯罪案件可审,酒馆关门大吉,警察没事情好办,酗酒案件也减半,未婚生子也减到四成,没有人口出秽言等等。而且此波复兴更吹到欧洲,远到印度、中国、韩国和美国等地。
1948-1952在苏格兰兴起的赫布里底复兴(Hebrides Revival)的背后祷告力量竟然是两位耄耋之年的姐妹,一是84岁且眼瞎的佩奇(Peggy),另一是82岁且因关节炎而肢体弯曲的克里斯丁(Christine Smith)。原来这两位老姐妹一直在为着复兴而祷告,因为看到没有年轻人参加崇拜。她们于每星期二和星期五在各自家里从晚上10时屈膝祷告到凌晨三点。直到有一天她们受圣灵感动去催逼一个布道家邓肯坎贝尔(Duncan Campbell)去到路易斯岛(Island of Lewis)传福音。起初邓肯老大不愿意,最后还是顺服。结果,岛上的居民大大地对上帝产生新的渴望。
来到今天,众所周知的美国大佈道家葛培里(Billy Graham)遵行耶稣的大使命,去到世界各地传福音,有上亿人们因他听到福音。他将他的布道成果归功于56年来的祷告力量,其中他特别提到一个来自帕萨迪纳(Pasadena)的娇小老姐妹,名叫琵儿(Pearle Goode)。原来琵儿多年来早已暗中为葛培里的布道事工祷告,直到90岁回天家。当他得知此事,他便邀请她来到他的布道现场担任祷告勇士。
我们拥有这么丰富的祷告女战士的遗产,她们已在她们的世代完成托付,并且带来深远的影响。那今天的妳我呢,妳的呼召是什么?耶稣基督对妳而言意味着什么?
陈耀芳接着邀请姐妹们为自己已知的罪向上帝认罪,其次是抛弃任何的不良习惯,顺服圣灵的触动,以及公然承认基督。

点亮马来西亚
今天,我们期待是上帝也要复兴我国的教会,同时转化我们的国家。然而,复兴和转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教会需要付上许多委身祷告的代价。
陈耀芳于是带领姐妹们简要地走过我国的祷告运动。
我国祷告运动的滥觞原来始于淡米尔年会(Tamil Annual Conference),随之是因应八十年代宗教自由受挑战而诞生的马来西亚福音联谊会(NECF)。接着,受感为教会复兴和国家转化而兴起的马来西亚国家祷告网络(Malaysia National Prayer Network,简称“MNPN”)于2008年3月19日正式成立。
2012年,在迎接马来西亚禧年和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之际,马来西亚合一祷告(Malaysia Prayer United,简称“PU”)应运而生。而24-7为马来西亚祷告(24-7 Prayer Malaysia)也加入成为PU的秘书处,透过祷告策动各宗派、教会、传道人团契和祷告网络之间的合一,以至同心合意地为着教会复兴和国家转化来合力祷告。
在PU的资料库里,目前砂州共有121个祷告基地,这包括15个祷告山(SIB砂拉越)、45祷告丘(SIB砂拉越)、21个祷告中心/塔、18间堂会和22个非实体祷告小组。另外,注册代祷勇士方面,砂州婆罗洲福音教会(BEM Sarawak)有1500名,神召会有5000名。此外,超过18个的24-7祷告中心有逾七成仍在运行中。
每个世代都需要祷告的火,直到耶稣再来。而每个世代的祷告动力也需要持续点燃,不容熄灭。为了教会复兴和国家转化,我们因此需要建立不间断的24-7祷告运动,坚强以至柏林围墙得以倒塌,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得以破除。

教会合一
不间断的祷告动力首先需要教会的合一去维持。就如初期教会,门徒们从升天节到五旬节的10天里,他们同心合意地恒切祷告,以至当使徒彼得仅用五分钟宣讲神的道,就有3千人归信耶稣基督。
其次,教会需要合力来立墙。又如尼希米回到耶路撒冷建城墙时,不是他独力完成,而是有建筑的人、守门的人和守望的人;后者便是委身担起24-7守望祷告的担子。
换句话说,每间教会都必须是祷告的殿,每一个人都应该包括在内,更不应小觑地从小规模开始。好比钦岑多夫创建的24-7每小时连锁祷告网络,即从24位弟兄和24位姐妹开始。而这小小的祷告纪律竟引爆长达200年之久的祷告运动。不仅如此,不间断的恒切祷告,更产生了持续性的宣教行动和正义运动。
要看到这样的祷告复兴和果实,我们须先建立一个成功的祷告文化。陈耀芳姐妹提出下列的原则:
1.祷告不停歇
所谓不停歇的祷告(praying through),即PUSH的祷告(pray until something happens),持续地、不间断地、恒切地,直到事情出现转机,直到事情成就。就如以赛亚先知所说的“耶路撒冷啊,我在你城上设立守望的,他们昼夜必不静默。呼吁耶和华的,你们不要歇息,也不要使他歇息,直等他建立耶路撒冷,使耶路撒冷在地上成为可赞美的。”(赛六十二6-7)
陈氏也分享了不停歇祷告如何在她家中带来福音的果效。她自小就是一个爱发问题的小孩,包括信仰的问题。因此她是家族中第一个归信耶稣基督的孩子。于是她便开始不间断地为家人的救恩祷告,直到她全家的人都信了主,甚至有一个亲戚成了传道人。
2.迫切地直求
这就好比耶稣对祷告的一个比喻:“耶稣又说:‘你们中间谁有一个朋友半夜到他那里去’,说:‘朋友,请借给我三个饼,因为我有一个朋友行路,来到我这里,我没有什么给他摆上。’ 那人在里面回答说:‘不要搅扰我,门已经关闭,孩子们也同我在床上了,我不能起来给你。’我告诉你们:虽不因他是朋友起来给他,但因他情词迫切地直求,就必起来照他所需用的给他。”也就是说,我们的祷告要大胆且坚持不懈地恳求、哀求、直求,因为事态严重,因为迫切的需要。
3.追求合一
合一是教会复兴和国家转化的核心。陈氏举例指出,哥伦比亚的一个布道家胡利欧(Julio Cesar Ruibal),上帝使用他在教会领袖和传道人之间成为追求合一的器皿。1995年12月13日,他在一个与更正教传道人聚会后遭枪手暗杀。在他的葬礼上,当地的传道人立了一个合一的盟约,直到今天依然有效。
谈到实际的祷告作战步骤,陈耀芳姐妹遂胪列“作战室”的策略(War Room Strategy):
一.独自祷告的习惯
祷告运动须从个人独自祷告的习惯开始。耶稣基督自己已为我们立下榜样,祂常常退到旷野去祷告(路五16)。
陈氏建议先从委身一个小时开始,祷告内容可以包括:个人、家人、未得救者、教会复兴、城市和职场、州政府,以至国家。
二.每周一小时二人同行
第二步可以找一个有相同负担的祷告伙伴,每周一个小时一起同心祷告。马太福音十八19应许我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
二人同行的祷告内容相彷,包括:彼此的复兴,教会的复兴,上帝的公义在城市和职场掌权,良好的州政府,以及神国降临我们的国家。
三.五小时祷告会
五个小时?!这并非不可能,耀芳引用宋尚节博士对五小时祷告会的描绘是“甜蜜的祷告”;祈求超自然的负担,以至整个亚洲都要得到拯救。
另外,记得五十年代苏格兰的赫布里底复兴(Hebrides Revival)吗?两位耄耋高龄的姐妹就一周两天祷告5小时,从晚上10时到凌晨3点钟。
如何可以做到5小时的祷告会呢?寻找5-6人祷告伙伴定时地点亮教会和国家;祷告内容与个人和二人同行者相仿。
点亮马来西亚的核心是透过祷告动员为着第14届全国大选寻求我国的和平;其使命是用祷告来荫蔽全国各个选区。
对于砂州的基督徒来说,我们同时也要点亮砂拉越的各个选区。这也不是靠一个教会来执行,而且各宗派各教会连心联手起来,并在砂州12个省份中之31个国会选区中之82个州选区各设立一个“主力教会”(Anchor Church)。
同时,各宗派的教会领袖和牧者每个月或每一季聚集一次,好同心合意地祷告,并提供灵通的直到国会层面的祷告事项,好让我们的祷告能切实带给我们的社区、城市和国家转化的影响力。
陈氏也鼓励各教会动员主日学的孩子们和家庭都一同起来,为教会和国家来祷告,不要小看小孩子,就是要这样培育和建立我们的下一代承接时代的使命。
诚然卫斯理约翰所言,“祷告就是行动。”让我们先求天父上帝点燃我们自己,成为上帝手中的火种!祷告勇士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总游览人数: 118
分享 Share